我的第一次:第一次坐飞机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土坷垃出国前从未坐过飞机。只在电影,电视剧里见过。空阔的停机坪,高高的云梯, 狭窄,陡峭。俊男靓女们,人手一只时髦的小型行李箱,一步一步抬阶而上,行至云梯顶端,身子微侧,蓦然回头,挥挥手,或灿烂或含蓄或稳妥或潇洒的一笑。

天蓝云白,和风拂面,或伊人款款,裙裾飘飘,或身姿挺拔,气宇轩昂,女人们美,男人们帅!

此情此景,此时此刻,就算是一枚土坷垃,也可以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灿烂出花花草草来。

从拿到签证的那天起,土坷垃就开始做梦。那个美丽的、抒情的、幻想了无数次的梦,马上就要梦想成真了,土坷垃在兴奋、忙碌、等待中迎来了终于可以熠熠生辉的一天。

出行那日,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。万里蓝天上还有朵朵白云儿飘,出租车行驶在平坦的高速公路。土坷垃不停地用手抚平熨烫过的裤线笔直的裤子,再一扬头,把一缕飘在额前的长发往后一甩,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动作。接下来,凝视着车窗外一一闪过的花园、街道和鳞次栉比的楼群,土坷垃的心里浮想联翩,沉浸在一步一步登上飞机的美梦中。

到了机场,土坷垃昂首挺胸地走进机场大厅,办理登机牌,出关,托运行李,一切手续妥当。土坷垃再一次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地穿过机场通道,走进候机大厅,特意选择了靠近玻璃窗的一排座位。坐定,透过墙壁似的玻璃窗往外看。只见一架架巨大的飞机静卧在停机坪,与电影上的几乎一模一样。左看看右瞧瞧,看来看去,怎么也没有看见从舱顶直通下来的悬梯,这令土坷垃心里升起一丝疑惑。不过转念一想,一定是等旅客登机时,悬梯才会放下来的。

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刻,土坷垃拉起特时髦的随身行李箱,通过最后一道关口,走入长长的通道。

队伍排的很长。曲里拐弯,走走停停,走来走去绕来绕去的,也一直没有走进蓝天白云下。土坷垃心里正自疑惑中,一抬头,哪里有什么云梯要爬,早已身在宽敞巨大的机舱了。

后来土坷垃问家里另一枚土坷垃,怎么与电影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,没有爬云梯,怎么就那么一下子就进了机舱。俺还想着蓝天白云下,一步一步地登云梯呢。结果另一枚土坷垃回答,大飞机都是这样。只有小飞机才需要爬梯子。

切,土坷垃心想原来电影电视都是用来骗人的,尤其是骗土坷垃之流的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相关推荐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
评论 抢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