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 | 驭着春风 带上回忆,品味家乡的油菜花

春分过后,打开微信朋友圈,几乎每天都有朋友晒油菜花盛开的美景图片——有拍摄于汉中秦巴山区的,有拍摄于婺源“江岭”和“篁岭”的,有拍摄于罗平金鸡峰的,有拍摄于青藏高原门源的……春分过后的微信朋友圈,仿佛成了全国各地朋友PK油菜花美景的“T”台。望着微信朋友圈那一幅幅油菜花盛开的美景图片,我的眼帘里仿佛一下子映入了家乡油菜花盛开时的景象。 我的家乡地处里下河腹地,这里每当油菜花盛开时,景色虽然没有婺源那水墨画般的清秀美,也没有门源那油画般的质感美,更没有阳朔那速写般的简约美,却有着水彩画般的那种通透美——一团团,一簇簇,一丛丛,一星星,一坨坨,一块块,有张有弛,有松有紧,有厚有薄,有疏有密,或飘散在沟沿河畔,或洒落在田间地头,或点缀在坝边桥侧,或环绕在舍旁屋后,如同天空刚下了一场厚厚黄雪似的……

景美色令人心醉,就连行走在那油菜花上的故事,也有着别样的风情和韵味,尤其是在我的童年时代,每当家乡油菜花盛开时,从油菜花中溢出的那份风情和韵味,更是令人难以忘怀。 犹记得儿时的我,每到油菜花盛开的时节,便要牵着心爱的小花狗,和小伙伴们一起,去田野里奔跑,嬉戏,玩耍;有时玩累了回家,母亲总要扯着我粘满菜花粉的裤子,佯怒地说:“你看,你看,又把裤子弄得没鼻子没眼睛了!”若是某天我恰好穿着蓝色的裤子,母亲便要这样说“你看,你看,你真有本事,都把裤子玩成洒金的了……”

犹记得我的儿时,每到油菜花盛开的时节,母亲都要弄几碗小菜和一碗米饭,带着我一起去外婆的坟前祭拜;去之前,母亲总要先叫我去油菜地里掐些油菜花回来,然后将这些菜花分别插在那一碗碗小菜尖上和米饭尖上;母亲说,这样去祭拜外婆,外婆吃的时候,会觉得特别香,特别好吃…… 犹记得有一年,也是油菜花盛开的时节,“鼻涕虎”,秀秀,和我三个人,一起在油菜地里玩耍,秀秀突然提出玩拜堂的游戏。可是,一女两男,谁做新郎官呢?经过一番争吵后,决定以秀秀左右手心里有无菜花来判出新郎官。可想而知,在秀秀的作弊下,我做了新郎官。于是,我们各自的胸前挂满了油菜花;秀秀的发间还由我插了一束油菜花……

总之,在我的童年时代,每到油菜花盛开的时节,家乡到处都会溢着一种说不出的温馨、愉悦、快乐! 而今,我虽已步入中年,但每到油菜花盛开的时节,我仍会像“满园春色关不住”似的,在家乡每个油菜花盛开的角落随便走走,转转,看看;有时我还会拍些油菜花图片,也赶着时髦拿到微信朋友圈晒晒;当然,在微信朋友圈晒油菜花图片的同时,我还会画蛇添足地配上这样的诗句—— “油菜花开满地黄,丛间蝶舞蜜蜂忙;清风吹拂金波涌,飘溢醉人浓郁香。”

< 完 >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